市级站点: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防城港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直属单位站点: 监理 推广 鉴定 机电学校
您的位置: 首页 >业务专栏 >农机论坛 >对推进深松远程监测技术的思考

对推进深松远程监测技术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9/5/15 16:56:19 来源: 吉林省农机化管理中心  郑铁志 刘玉梅 孙 睿 字体大小:【

自2015年起,全国多个省份在农机深松作业中开始尝试、示范应用信息化远程电子监测技术,到2016年底,全国已有26个承担深松作业任务的省份(垦区、兵团)开展了深松远程电子监测工作。据中国农机化协会信息化分会统计,截至2016年底全国已安装应用的深松监测仪器3.7万余套,参与研发或产品生产企业近50家,笔者所在的吉林省仅4个试点县安装量就超过了900套。深松远程电子检测技术的应用,对推进全国农机信息化发展和“互联网+农机”技术的应用,起到了积极推动和探索作用。

吉林省2015年初开始试验、探索免耕播种作业和深松作业远程电子监测技术应用,并于秋季在15个县部署100台监测设备进行实际作业的试验验证和改进工作。2016年春播前后和苗期,对免耕播种电子监测技术进行了试验和改进工作;秋季,本着稳扎稳打、先试后推的原则,在4个县(市)开展了机械深松远程电子监测技术的整县推进试点工作;此外,还示范推广了玉米籽粒直收远程电子监测技术的生产作业应用,取得了较理想的效果。然而,从两年多的实践中也发现了一些技术和管理等方面值得思考与探究的问题,亟待引起重视,寻求破解办法,以保障该技术健康、快速发展。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5个方面。

一、平台问题

目前,所有涉足深松监测的企业均自带平台,平台设计各有利弊、互不兼容,严重制约了各级农机主管部门的统计汇总与管理组织:一方面平台内容“五花八门”,内容不符合需求或形式不符合工作要求;另一方面平台在分级管理和操作使用方面实用性严重不足,“只能看、不能管、不能统”的现象十分普遍,农机管理部门不得不“挨家”对公司提出改进建议。这种一家一个平台、缺乏一个省或全国统一的管理指挥平台,增加了基层运用的工作难度,也成为统一管理的突出问题,让深松管理信息化功能大打折扣。

二、企业能力问题

就目前国内涉足深松远程电子监测的企业来看,其前身多为基于GPS或北斗开展信息化技术应用的企业。虽然具备软硬件研发设计能力,但对深松作业实际条件掌握程度参差不齐。一方面企业对农业、农村以及深松作业技术和条件知之甚少,开发的产品和平台预判不足,与生产实际脱节严重;另一方面企业研发团队力量相差悬殊,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一体化企业数量偏少,经销商、代理商、合作、贴牌等滥竽充数者屡见不鲜。同时,虚假宣传也严重干扰了用户对深松监测技术产品和企业的选择,使设备安装、实际监测、信息化管理、售后服务等方面存在技术风险,挫伤了用户积极性。

三、管理问题

由于目前全国涉足深松远程电子监测企业众多、平台杂乱、功能迥异的问题十分突出,因此各省在实际推广应用中,少则选择一、二家公司,一、二个平台;多则选择十几家公司,十几个平台;甚至有的一个县就选三、五家公司,三、五个平台。一方面致使各级农机部门在深松管理、汇总统计和直观查询本级进展中需要反复切换网址、平台,数据无法汇总;另一方面在监测范围、监测权限、监测原理、重复作业和资金结算等方面存在监测方式与尺度不一的现象,形成潜在安全隐患,更为全国统一平台和数据共享增加了难度。

四、技术问题

受民用北斗、GPS、电子地图精度和农村地界划分等限制,以及信号获取等地理条件制约,精准的省界、市界、县界、乡界乃至村界往往无法获得,因此在深松作业远程电子监测实践中,临界区域地理位置、所属区域和作业面积信息的准确度几乎无法保证。另外,由于各家公司现行的深度获取方式均以角度传感器为核心手段,测量精度受地表状况的差异影响大。因此,实践中存在的突出技术问题急需给出权威性质的答案,包括深度测点采样距离(长度、频次)、可深松作业坡度、倾角,信号漂移临界区域面积认定等,都应有规范性界定。

五、市场规范问题

深松电子监测应作为我国农机化生产与管理步入网络信息化的切入点来对待,而决不能仅仅作为检查深松质量和面积的手段、工具、方法来简单认识。如何借助深松电子监测工作的开展,将“互联网+农机”延伸至我国农机化生产管理并加快信息化、智能化发展进程,必须成为研究深松电子监测技术初始阶段进行长远谋划的核心课题。目前,以深松监测为代表的农机信息化工作尚属起步阶段,市场空间巨大,各擦边企业纷至沓来“淘金”,必须慎之以待。高技术应用需要高智商谋划,加快顶层设计,规范市场准入原则,淘汰假冒伪劣,整合做强产业应属当务之急。建议高度重视全国或各省统一平台的开发,让众多具有研发能力和实力的企业成为像“手机”一样的监测终端制造商,而不是既做平台与协议的编制者,又兼备监测终端设备的开发者身份,由此方可彻底消除企业资源浪费和竞争内耗,彻底规范市场,利于农民和各级农机部门使用和管理。

吉林省为切实解决平台杂乱无章、彼此兼容难和平台内容“百花齐放”的问题,从开始尝试就定位统一平台、实现省、市、县、乡各级的共享管理和应用。今年统一开发的集电子监测、生产管理、科技推广、质量跟踪、技术交流等功能于一身的农机作业远程监测与生产管理指挥平台已基本完成,对进入吉林省的企业平台提出数据互联互通的统一要求。同时,为方便基层农机管理和农民用户实用需要,要求同一县域内乃至同一地区内只可选择一家公司(平台),以确保一定范围内实现平台一致、信息共享和管理规范。另外,还将通过准入的形式,实现不超过3家国内实力强、服务好、信誉高、产品佳的公司服务吉林,并逐步实现企业由“生产平台和终端”向“只生产终端”方向转变。


总之,深松远程电子监测技术刚刚起步,也是未来深松作业管理的唯一可行方式,现存的任何问题都不应因噎废食、半途而止,建议全国合力逐步改进、完善、提高、规范,让这项“朝阳”技术尽快成为彻底取代人工监管的唯一替代新技术、新办法。

对推进深松远程监测技术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9/5/15 16:56:19 字体大小:【
咨询信息
咨询人 咨询时间 2019/5/15 16:56:19
标题 对推进深松远程监测技术的思考
内容

自2015年起,全国多个省份在农机深松作业中开始尝试、示范应用信息化远程电子监测技术,到2016年底,全国已有26个承担深松作业任务的省份(垦区、兵团)开展了深松远程电子监测工作。据中国农机化协会信息化分会统计,截至2016年底全国已安装应用的深松监测仪器3.7万余套,参与研发或产品生产企业近50家,笔者所在的吉林省仅4个试点县安装量就超过了900套。深松远程电子检测技术的应用,对推进全国农机信息化发展和“互联网+农机”技术的应用,起到了积极推动和探索作用。

吉林省2015年初开始试验、探索免耕播种作业和深松作业远程电子监测技术应用,并于秋季在15个县部署100台监测设备进行实际作业的试验验证和改进工作。2016年春播前后和苗期,对免耕播种电子监测技术进行了试验和改进工作;秋季,本着稳扎稳打、先试后推的原则,在4个县(市)开展了机械深松远程电子监测技术的整县推进试点工作;此外,还示范推广了玉米籽粒直收远程电子监测技术的生产作业应用,取得了较理想的效果。然而,从两年多的实践中也发现了一些技术和管理等方面值得思考与探究的问题,亟待引起重视,寻求破解办法,以保障该技术健康、快速发展。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5个方面。

一、平台问题

目前,所有涉足深松监测的企业均自带平台,平台设计各有利弊、互不兼容,严重制约了各级农机主管部门的统计汇总与管理组织:一方面平台内容“五花八门”,内容不符合需求或形式不符合工作要求;另一方面平台在分级管理和操作使用方面实用性严重不足,“只能看、不能管、不能统”的现象十分普遍,农机管理部门不得不“挨家”对公司提出改进建议。这种一家一个平台、缺乏一个省或全国统一的管理指挥平台,增加了基层运用的工作难度,也成为统一管理的突出问题,让深松管理信息化功能大打折扣。

二、企业能力问题

就目前国内涉足深松远程电子监测的企业来看,其前身多为基于GPS或北斗开展信息化技术应用的企业。虽然具备软硬件研发设计能力,但对深松作业实际条件掌握程度参差不齐。一方面企业对农业、农村以及深松作业技术和条件知之甚少,开发的产品和平台预判不足,与生产实际脱节严重;另一方面企业研发团队力量相差悬殊,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一体化企业数量偏少,经销商、代理商、合作、贴牌等滥竽充数者屡见不鲜。同时,虚假宣传也严重干扰了用户对深松监测技术产品和企业的选择,使设备安装、实际监测、信息化管理、售后服务等方面存在技术风险,挫伤了用户积极性。

三、管理问题

由于目前全国涉足深松远程电子监测企业众多、平台杂乱、功能迥异的问题十分突出,因此各省在实际推广应用中,少则选择一、二家公司,一、二个平台;多则选择十几家公司,十几个平台;甚至有的一个县就选三、五家公司,三、五个平台。一方面致使各级农机部门在深松管理、汇总统计和直观查询本级进展中需要反复切换网址、平台,数据无法汇总;另一方面在监测范围、监测权限、监测原理、重复作业和资金结算等方面存在监测方式与尺度不一的现象,形成潜在安全隐患,更为全国统一平台和数据共享增加了难度。

四、技术问题

受民用北斗、GPS、电子地图精度和农村地界划分等限制,以及信号获取等地理条件制约,精准的省界、市界、县界、乡界乃至村界往往无法获得,因此在深松作业远程电子监测实践中,临界区域地理位置、所属区域和作业面积信息的准确度几乎无法保证。另外,由于各家公司现行的深度获取方式均以角度传感器为核心手段,测量精度受地表状况的差异影响大。因此,实践中存在的突出技术问题急需给出权威性质的答案,包括深度测点采样距离(长度、频次)、可深松作业坡度、倾角,信号漂移临界区域面积认定等,都应有规范性界定。

五、市场规范问题

深松电子监测应作为我国农机化生产与管理步入网络信息化的切入点来对待,而决不能仅仅作为检查深松质量和面积的手段、工具、方法来简单认识。如何借助深松电子监测工作的开展,将“互联网+农机”延伸至我国农机化生产管理并加快信息化、智能化发展进程,必须成为研究深松电子监测技术初始阶段进行长远谋划的核心课题。目前,以深松监测为代表的农机信息化工作尚属起步阶段,市场空间巨大,各擦边企业纷至沓来“淘金”,必须慎之以待。高技术应用需要高智商谋划,加快顶层设计,规范市场准入原则,淘汰假冒伪劣,整合做强产业应属当务之急。建议高度重视全国或各省统一平台的开发,让众多具有研发能力和实力的企业成为像“手机”一样的监测终端制造商,而不是既做平台与协议的编制者,又兼备监测终端设备的开发者身份,由此方可彻底消除企业资源浪费和竞争内耗,彻底规范市场,利于农民和各级农机部门使用和管理。

吉林省为切实解决平台杂乱无章、彼此兼容难和平台内容“百花齐放”的问题,从开始尝试就定位统一平台、实现省、市、县、乡各级的共享管理和应用。今年统一开发的集电子监测、生产管理、科技推广、质量跟踪、技术交流等功能于一身的农机作业远程监测与生产管理指挥平台已基本完成,对进入吉林省的企业平台提出数据互联互通的统一要求。同时,为方便基层农机管理和农民用户实用需要,要求同一县域内乃至同一地区内只可选择一家公司(平台),以确保一定范围内实现平台一致、信息共享和管理规范。另外,还将通过准入的形式,实现不超过3家国内实力强、服务好、信誉高、产品佳的公司服务吉林,并逐步实现企业由“生产平台和终端”向“只生产终端”方向转变。


总之,深松远程电子监测技术刚刚起步,也是未来深松作业管理的唯一可行方式,现存的任何问题都不应因噎废食、半途而止,建议全国合力逐步改进、完善、提高、规范,让这项“朝阳”技术尽快成为彻底取代人工监管的唯一替代新技术、新办法。

回复信息 回复时间
内容

分享到: